成都峰州兄弟年會策劃-公司年會節目策劃演出執行一站式服務
公司地址:成都市武侯洗面橋街30號高速大廈 電話:028-66710232

年會搞笑小品劇本《租個男友回家過年》適合四人表演

 

告示租個男友回家過年

 現在的父母都是為孩子操碎了心,孩子也有體諒父母的,為了不讓父母擔心,就有了下面的小品租個男友回家過年。
人物:唐亮——30多歲,劉麗——28歲,爸爸——60歲,媽媽——60歲。
道具、布景:旅行包,大門,客廳,桌椅,餐具,臥室門,廚房門,旅行包,鈔票一宗,酒,醋等
啟幕(客廳里,爸爸媽媽忙活著往餐桌上擺飯菜。)
爸爸:(高興地)今天大年除夕夜。
媽媽:(高興地)寶貝女兒要回家。
爸爸:女兒還帶來了她的未婚夫。
媽媽:我們老兩口心里樂開了花兒!
爸爸媽媽:哈哈······!
媽媽:(看了一下表)老頭子,別笑了,聽女兒在電話里說咱那女婿最愛吃辣子雞兒啦,快去炒吧。
爸爸:好來,炒辣子小雞兒我最拿手了,我一定搞得香香的,辣辣的,讓咱們的女婿吃個痛快!辣的滿臉冒汗兒。(進廚房)
媽媽:(不放心地)不行,我要親自監督!(顛兒顛兒地進廚房)
房門外。
劉麗:(心情猶豫地背旅行包上場)本姑娘今年二十八,父母催我把人嫁,逼得實在沒辦法,在南京租個男的回家,讓爸媽高高興興過個年。(回頭)我說你快點兒走啊!
唐亮:(背旅行包高興地上場)有人花錢租車,有人花錢租房,今天我找了好活兒,大美女花錢租我把她男朋友當。
劉麗:你磨嘰什么呢,都到家門口了,快點兒呀。
唐亮:來了,親愛的。
劉麗:剛認識兩天你就喊親愛的,美得你吧。
唐亮:合同上說了,從到你家門口開始,咱們就是親密愛人的關系,叫你親愛的難道不對嗎?
劉麗:你叫早了,看來有必要把合同的內容重新和你交代一遍了。
唐亮:我是打工的,一切聽老板的。
劉麗:(從包里拿出一張合同紙)這可是你簽了字的。(念)承租男友回家過年合同,承租人,我,以下稱甲方。被承租人,你,以下稱乙方。
唐亮:(一把拿過紙張)老板,為了加強記憶,還是我念吧。(振振有詞地)第一條,甲方必須在到達家門口時付給乙方租金一千元。(伸出手)老板,拿來吧。
劉麗:不是剛給你了嗎?
唐亮:哦(從口袋里拿出錢看了一下)忘了,老板真講信用。(接著念)并付給返回的車費(伸出手)拿來吧。
劉麗:(拿出六張人民幣)給,六百。
唐亮:太少,不要。
劉麗:火車票才五百多呀,夠多了。
唐亮:過年火車票難買,我要全價的機票。
劉麗:(拿出兩千元)給,真摳門兒。
唐亮:(接過錢,得意地)呵!打工仔也有牛的時候。(念)第二條,為了能使甲方的父母對甲方與乙方的關系深信不疑,雙方進入甲方家里后,雙方互稱對方為‘親愛的’——
劉麗:知道了嗎,是進門后才叫的,你是不是叫早了,該不該罰款啊?
唐亮:我都三十多了,沒媳婦著急嗎,再說了,通過一路上的談話,我有點兒愛上你了。
劉麗:你愛我可我不愛你呀。
唐亮:都怪我進入角色早了點兒,請原諒吧,老板——
劉麗:看在你剩男的份上,原諒你了。
唐亮:謝老板。(念)第三條,乙方見到甲方的父母必須親切地叫爸爸媽媽,以示雙方關系的密切,乙方每叫一次爸爸,甲方付給乙方現金八十元,每叫一次媽媽,付給現金二十元。(白)為什么叫爸爸媽媽差別這么大?
劉麗:我媽整天嘮叨我的婚事兒,煩人。
唐亮:媽媽的嘮叨是對你的愛,怎么是煩人呢?這條必須改一下,每叫一次爸爸媽媽,分別付現金五十元,以體現男女平等。
劉麗:好吧。
唐亮:老板真能接受員工意見。到時候我可真要啊。每次五十!
劉麗:給你就是了,放心吧你。
唐亮:老婆能不能得到是未知數,但該賺的錢還是要賺的。
劉麗:快念吧你。
唐亮:好來,(念)第四條,乙方必須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逗甲方的父母高興,若是甲方的父母見到乙方后大笑三次以上,括號,包括三次,甲方另外獎勵部分現金——,(白)老板,到底獎勵多少錢?
劉麗:我堂堂金領,能少的了嗎?
唐亮:你金領,我也不是白領啊,這不都是為了事業耽誤了結婚嗎?有什么呀?(念)第五條,若是乙方在談話中穿幫了,甲方有權一次性扣除付給乙方的一切費用——(白)老板,這條太苛刻了,改改吧。
劉麗:絕不!!
唐亮:不愧為當老板的,一點兒也不溫柔。(念)第六條,乙方不能對甲方有擁抱親吻等親密動作,否則,甲方有權一次性扣除全部費用——(白)老板,這——
劉麗:就這么辦!
唐亮:當著你父母的面兒我也不敢哪。
劉麗:哼。
唐亮:(念)第七條,乙方不能在甲方家住宿,年夜飯后,乙方必須找一個適當的理由——(白)老板,這兩個是什么字?
劉麗:滾蛋!
唐亮:畢竟是雇傭關系呀,一點兒感情也沒有啊!
劉麗:別羅嗦,都記住了?
唐亮:記住了,老板。(把合同裝進旅行包里)
劉麗:(按門鈴)爸爸媽媽,我回來了!
(客廳內。爸爸媽媽急忙把辣子雞放在餐桌上。)
爸爸:(高興地跑著去開門)寶貝兒,爸爸來了!
媽媽:(高興地跑著去開門)寶貝兒,媽媽來了!
(爸爸媽媽撞在一起打開門。劉麗與唐亮進門。)
劉麗:(擁抱爸爸媽媽)爸爸媽媽,我想死你們啦!
爸爸媽媽:(擁抱著劉麗)寶貝兒,我們也想死你啦!(二人在劉麗臉上親吻著)
劉麗:爸爸媽媽,我給您們介紹一下,這就是他——
爸爸:(逗趣地)他是誰呀?
劉麗:我的親愛的,你未來的女婿唄——
(爸爸媽媽欣喜地看著唐亮。唐亮害羞地看著爸爸媽媽。)
媽媽:(盯著唐亮的臉)還害羞呢。保證是第一回見丈母娘,是處男。
爸爸:(高興地看著唐亮)小伙子真帥呀!要是將來有了孩子,我那外孫得多漂亮啊!
媽媽:(對爸爸)瞎說什么呀?沒結婚呢就說孩子的事兒。
爸爸:太高興了,小伙子,來,屋里坐。
唐亮:(鞠躬)親愛的爸爸媽媽,您們好。(伸出五個手指晃了兩下)
劉麗:(偷偷地把一百元放進唐亮的口袋里)
唐亮:(偷偷地對劉麗)親愛的,真夠意思。
劉麗:(嗤之以鼻)
唐亮:(從包里拿出皮帽子,合同掉在地上,急忙撿起裝進包里,把皮帽子給媽媽戴上,拿出紅圍巾給爸爸戴上)親愛的爸爸媽媽,這是我和我們老板孝敬您們的(又伸出五個手指晃了兩下)
劉麗:(偷偷地把一疊錢放進唐亮的口袋,然后悄悄地)不要每次都要,按次數算總賬得了,小心穿幫。
唐亮:好來,老板夠靈活的。
爸爸:小伙子,你說的老板是誰?
唐亮:哦。老板就是您的女兒,我的親愛的未婚妻呀,在家里她是老板,我是忠實的打工仔,叫習慣了。
爸爸媽媽:幽默呀,哈哈哈!
唐亮:(偷偷地對劉麗)親愛的,笑了一次了,記住。
劉麗:忘不了,見錢眼開的家伙。
唐亮:誰對錢有仇啊?
劉麗:哼!
(爸爸拿下圍巾給媽媽圍上。媽媽摘下皮帽子給爸爸戴上。)
爸爸:小伙子,你很有幽默啊,你故意把禮物給我們老兩口戴反了,目的是為了逗我們開心,好,好啊!
唐亮:只要您二老開心,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
爸爸:(拿出紅包)來,小伙子,這是爸爸給的壓歲錢。
唐亮:(接過)謝謝爸爸。
媽媽:(拿出紅包)這是媽媽的。
唐亮:(接過)謝謝媽媽。
劉麗:不要把自己當家人,有權利要嗎?(搶)
唐亮:(急忙裝口袋里,壓低聲音)合同上沒規定啊,當然可以要了。
劉麗:(無計奈何地)
唐亮:爸爸媽媽,您們的紅包使我想起了少年時代,接到爸爸媽媽的紅包,好溫馨啊!
桌旁。)
爸爸:(端起酒杯)來,小伙子,咱爺倆是第一次見面,咱們連干三杯!
唐亮:謝謝爸爸!(與爸爸一起連干三杯)好酒啊!(搖晃)
媽媽:(悄悄地對爸爸)別把孩子灌醉了。
爸爸:(悄悄地對媽媽)沒聽說女孩子租男友回家過年的事兒嗎?我看他就是,我要把他灌醉,好好審問他。
媽媽:啊?。
爸爸:(端起酒杯)小伙子,來,再干三杯。
唐亮:謝謝老爸!(連干三杯,東倒西歪)
劉麗:爸爸,干嘛啊您。(對唐亮)親愛的,你不能喝了!
唐亮:親愛的,聽,聽老板的,不,不喝了——
爸爸:小伙子,你和我女兒談了幾年了?
唐亮:(醉眼朦朧地看著劉麗)
劉麗:(嘟囔)嗨,忘了交代這事兒了。(急忙偷偷地向唐亮伸出兩個手指)
唐亮:(看了一眼)兩,兩天。
爸爸媽媽:啊,兩天就一起回家過年,太快了吧?
劉麗:親愛的,你喝醉了吧,是兩天嗎?應該多點兒吧?
唐亮:親愛的,是,是倆月。
爸爸媽媽:倆月,閃婚啊。
劉麗:親愛的,好好想想,是倆月嗎!?
唐亮:親愛的,我好好想想,是,是兩年。
媽媽:這還差不多。
劉麗:老爸老媽,我在電話里不是說了嘛,我們談了兩年了。
爸爸:是是是,你說是談了兩年了,我落實一下也未嘗不可呀。(對唐亮)來,小伙子,吃菜。
唐亮:(吃了一塊辣椒,呲牙咧嘴)嗷,我不吃辣椒,我是山西人,喜歡吃醋!拿醋來。
劉麗:(拿出一瓶醋)
唐亮:(喝了一大口)好醋啊!
爸爸:(對劉麗)寶貝兒,你在電話中不是說他喜歡吃辣嗎?
劉麗:他在南京喜歡吃辣,在北京喜歡吃醋,水土不服唄。
媽媽:沒聽說過。
劉麗:你不是喜歡吃辣嗎,怎么喜歡吃醋了?
唐亮:我從小就喜歡吃醋,我媽生我的時候難產,我爸爸說,兒子,出來吃醋了,我哧溜一下就出來了!
劉麗爸爸媽媽:哈······!
爸爸:小伙子,你既然和我女兒在一起兩年了,那她的生日你總該知道吧?
唐亮:(迷惑地看著劉麗)生日?
劉麗:哎呀,老爸,你問那么仔細干嘛呀?(抱著爸爸的胳膊撒嬌)
爸爸:(推開)寶貝兒,沒你的事兒。
劉麗:(偷偷地對著唐亮在空中畫數字6和兩個9)
唐亮:(認真地看著)我想起來了,是6月66號。
爸爸媽媽:不對!
劉麗:(跺腳,又認真地畫著數字)
唐亮:(恍然大悟)我想起來了,是9月99號!
劉麗:真笨!有99號嗎?!
爸爸:小伙子,在一起兩年了,怎么會連愛人的生日都不知道呢?
唐亮:老爸,現在日子好過了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每天都吃雞鴨魚肉,天天都是過生日啊。
爸爸:說的不錯,那我女兒的名字你總該知道吧?
唐亮:名字,誰的名字?
爸爸:我的寶貝女兒,你的親愛的未婚妻的名字啊。
唐亮:哎呀,老爸,你問的問題太深奧了!
媽媽:這孩子,我的女兒,你的未婚妻的名字是最簡單的問題了嘛,快回答呀。
唐亮:老媽,既然是問你女兒名字,你最清楚了,還是你來回答吧。
媽媽:這算什么事兒啊,我要你回答!
劉麗:(著急地在空中寫著自己的名字)
唐亮:(看不明白,急中生智地)老爸老媽,只要我們兩個人和和美美地在一起,她愛我,我愛她就可以了,說不說名字有那么重要嗎?
劉麗:就是嘛。
媽媽:寶貝兒,既然他不知道你的名字,那他的名字你總應該知道吧?
劉麗:哎呀老媽呀,只要他愛我就行了,管他叫什么名字干嘛呀?
爸爸:寶貝兒,你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啊?
劉麗:不是不知道,是我忘了。
爸爸:這不一樣嗎!
媽媽:現在的年輕人太超前了,連名字都不知道就在一起啦!
爸爸:小伙子,我問你個嚴肅的問題。
唐亮:嚴肅的問題,非常嚴肅嗎?
爸爸:是的。
唐亮:那我一定嚴肅地回答您(表情緊張)。
爸爸:你愛我女兒嗎?
唐亮:(嚴肅地)愛!
劉麗:你愛我到底有多深?
唐亮:親愛的,你問我愛你有多深,秤砣代表我的心!
劉麗:親愛的,應該是月亮代表我的心。
唐亮:親愛的,說實話,從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,我就被你的美貌和睿智徹底的戰勝了,我對你的愛是王八吃秤砣——鐵了心啦!
爸爸媽媽:哈······!
媽媽:既然你愛我的女兒,那婚后的家務活誰干?
唐亮:我干!
媽媽:洗衣服?
媽媽:做飯?
唐亮:我做!
媽媽:生孩子?
唐亮:我生!
爸爸媽媽劉麗:哈······!
唐亮:我也沒那功能啊。
爸爸:小伙子,熱情挺高啊,我問你,你有房子嗎?
唐亮:沒有——
爸爸:你有車子嗎?
唐亮:沒有——
爸爸:你這也沒有那也沒有,你拿什么娶我的女兒啊?
唐亮:我——
爸爸:你是假的!
唐亮:爸爸,我是真的!
爸爸:你有什么證明嗎?
唐亮:因為我是男的呀。
爸爸:是男的就是我的女婿了?
唐亮:難道您的女婿還有什么記號嗎?
爸爸:我——
劉麗:爸爸,他是真的!
爸爸:好女兒啊,我知道你是好心,是想哄爸爸媽媽開心,可是你不該拿著自己開這么大的玩笑啊!
劉麗:爸爸,你說他是假的,有證據嗎?
爸爸:(從包里拿出合同)你看看,這就是證據。
劉麗唐亮:完了······,穿幫啦!
劉麗:都怪你!
唐亮:這么重要的證據你不保管好,還怪我了?
媽媽:(接過,念)承租男友回家過年合同,承租人,以下稱甲方,被承租人,以下稱乙方。啊!?
爸爸:剛才這張紙掉在地上我就看到了。(對劉麗)說說是怎么回事兒吧。
劉麗:(對唐亮)都怪你,是你穿幫了!我要扣除你的一切費用!
唐亮:怎么能怪我呢?你向我說明你的生日和名字了嗎?
劉麗:(無言以對,跺腳)
唐亮:叔叔,既然您已經看破了,可是我們不是故意騙您的,我們這些剩男剩女,為了打拼事業,把自己的婚事耽誤了,更重要的是把您們的孫子給耽誤了(鞠躬)對不起了,我們之所以這么做,為非是讓您們開心嘛,叔叔,阿姨,您們就原諒我的老板吧。她也是一片孝心啊。
劉麗:(面露欣喜之色)
爸爸媽媽:(不說話)
唐亮:叔叔,阿姨,我雖然沒有房子,車子,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,憑著我聰明的大腦和勤勞的雙手,車子,房子會有的!
劉麗:說的好!(依偎在唐亮身邊)
唐亮:我今三十多了,我相信,會有一位漂亮姑娘和我共筑愛巢的。我們用自己的錢付首付買房,用自己的錢付首付買車,然后靠我們自己的努力還貸款,八零后不是啃老族!
劉麗:(擁抱唐亮)和我想到一塊啦!
唐亮:(嚴肅的)合同上寫著呢,不能有親密舉動。
劉麗:哼!
唐亮:我堅信會有一天,我和我的愛人白天忙各自的工作,到了夜晚,我們在自己的小窩里享受生活,假日里,我們開著自己的車子到處去旅游,這一天就要到啦!
劉麗:太好啦!(再次擁抱)
唐亮:我是被動的啊。
劉麗:傻樣兒——
唐亮:(拿出紅包)叔叔,謝謝您們的紅包,他是我想起了小時候爸爸媽媽給的紅包,好高興啊!可是我現在必須還給您。
爸爸:孩子,紅包已經送出去了,怎么好收回呢?
唐亮:我不配,賣羊的有羊托兒,賣豬的有豬托兒,我就是那女婿托兒。(把紅包交給爸爸)
(爸爸不接。)
唐亮:阿姨,謝謝您溫馨的春節家宴,使我得到了久違了的家的溫暖,也讓我想起了我的爸爸媽媽啦,我三年沒回家了,我也想我的爸爸媽媽呀!(拿出手機)爸爸媽媽,兒子在北京給您拜年啦!(鞠躬)爸爸媽媽,我決定乘今晚的航班飛回去,零點以前,和你們一起過年!(拿出錢,對劉麗)老板,我沒完成合同中規定的工作,現在,我把它還給你。(把錢放進劉麗手中)
劉麗:不,你完成的很好!你一定要拿著,否則我會心不安的。
唐亮:不,我們打工仔也有自己的承諾,完不成任務絕不要一分錢!
劉麗:好樣的!我好喜歡你——
唐亮:(深情地)老板,謝謝您今晚對我的關愛與呵護,請允許我叫你一聲小妹好嗎?
劉麗:(親切的)好!
唐亮:小妹——
劉麗:噯——
唐亮:說實話,我三十多歲了,除了媽媽以外,還沒有一個異性擁抱過我,今晚,你給我一個擁抱,我還你一個吻。(吻了一下劉麗的前額)
劉麗:好幸福啊。
唐亮:(鞠躬)叔叔,阿姨,小妹,我走了。(要出門)
劉麗:等等,我也去!
唐亮:小妹,你不會是為了報答我,當一回兒媳婦托兒吧?
劉麗:傻樣兒,是真的兒媳婦!
唐亮:太好啦!
媽媽:這不是一見鐘情嗎?寶貝兒,你要慎重呀。
爸爸:一見鐘情有什么不好,咱倆不是一見鐘情的嗎?
唐亮劉麗爸爸媽媽:哈······!
爸爸:(給唐亮戴皮帽子)孩子,走吧,當父母的都盼著自己的孩子回家過年啊!
媽媽:(給劉麗圍上紅色圍巾)寶貝兒,真舍不得你走,可是想到你未來的公婆,還是走吧,到了那里,手要勤快嘴要甜——
劉麗:媽,我知道的,(拿過唐亮手中的電話)爸爸媽媽,過年好!您未來的兒媳婦給您拜年啦!(二人手拉手走去)
完。
其它用戶還瀏覽了以下內容:
内蒙古11选5遗漏